• <tr id='q7gnb'><strong id='q7gnb'></strong><small id='q7gnb'></small><button id='q7gnb'></button><li id='q7gnb'><noscript id='q7gnb'><big id='q7gnb'></big><dt id='q7gnb'></dt></noscript></li></tr><ol id='q7gnb'><table id='q7gnb'><blockquote id='q7gnb'><tbody id='q7gnb'></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q7gnb'></u><kbd id='q7gnb'><kbd id='q7gnb'></kbd></kbd>
  • <acronym id='q7gnb'><em id='q7gnb'></em><td id='q7gnb'><div id='q7gnb'></div></td></acronym><address id='q7gnb'><big id='q7gnb'><big id='q7gnb'></big><legend id='q7gnb'></legend></big></address>
        <i id='q7gnb'></i>

        <i id='q7gnb'><div id='q7gnb'><ins id='q7gnb'></ins></div></i>

        <span id='q7gnb'></span><ins id='q7gnb'></ins>
          <fieldset id='q7gnb'></fieldset>

          1. <dl id='q7gnb'></dl>

            <code id='q7gnb'><strong id='q7gnb'></strong></code>

            烏噶姘頭江散文

            • 时间:
            • 浏览:12

              烏江,長江上遊南岸最大支流,貴州第一大河。

              烏江風采

              烏江發源於烏蒙山東麓,為長江上遊的一大支流。北源六沖河與南源三岔河匯合後稱鴨池河,一直向東北流到息烽縣烏江渡以下方被稱為烏江。

              烏江原是“養在深閨人未玉蒲團1識”,自90年代末才逐漸走出深山。誰知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她那份清純秀麗讓多少粉黛顏色盡失。科考隊到瞭烏江之後嘆道:“山之雄奇酷似大三峽,水之清澈遠勝大三峽。”烏江之水是清綠的,綠到瞭極致便如其名瞭。黔渝本多山,烏江自也少不瞭青山相對,奇峰聳峙。於是這漫長的高山峽谷形成瞭神奇的天然畫廊。

              我們乘船從沿河往下,一直到鹿角。恰是這道畫廊的精華部分,被譽為烏江“百裡畫廊”。“江作青羅帶,山如碧玉簪”,秀美的山峽景觀可說是烏江的最大特色。坐在船上,看著江面時寬時窄,江水時緩時急,任峽風呼嘯,江濤逼人,感受著高山橫截,山重水復,忽又峰回路轉,柳暗花明。烏江峽谷為我們開啟瞭一道道風景之門,久而久之恍然身在其中。

              烏江的峽谷一個連著一個,各有特色。沿河境內以夾石峽、銀童峽、土坨峽、黎古峽五峽聞名;彭水以上馬峰峽、龔灘峽、聚寶峽被稱為烏江三峽;而酉陽境內的五峽“龔灘峽、土坨子峽、白芨峽、荔枝峽和斧劈峽”加上沿河五峽則被認為是烏江的精華所在。峽間多水泉瀑瀉,墜花落玉,又多溶洞怪石,崢嶸嵯峨。果真是“除卻揚子三峽美,更有烏峽多奇觀哪!”作傢徐遲遊完烏江後評道:“似乎大、小三峽,陽朔山水甲桂林都一樣,而它們已略輸文采,稍遜風騷,不如烏江峽谷原生而近於自然。”

              的確,原生使烏江山峽充滿瞭生機和樂趣。這裡除瞭怪事嶙峋,洞壑幽深之外,更有古木參天,林木濃密,百鳥爭鳴,群猴嬉戲。沿河的千年烏楊一直守候在江邊,迎送著來來往往的遊客;兩岸突兀的崖壁上離江面幾十米的地帶長著這裡特有的國傢二級保護植物中華文母;陡峭凌亂的巖石上時不時出現一群巖羊;靈巧的白鷺在江面上飛掠滑翔;烏江的麻楊河還是全球最大的黑葉猴種群分佈地。這些可愛動人的生命是這片山水天地間的靈魂,是峽江的動感靈語,沒有他們,再奇秀的山峽也會黯然失色。

              與三峽相比,烏江少瞭許多厚重文化的羈絆,更多的是纖夫的血淚史和他們的堅強與堅韌。烏江多險灘,自古有“天險烏江灘連灘,過灘如過鬼門關”之嘆。岸邊的巖石在湍流江水日復一日的啃噬下,漸漸形成劍狀石林,縱列排佈。我們輪渡在急流中尚顛簸搖晃,如何能想象數百年前乃至幾十年前船行烏江的驚險!船過烏江險灘靠的是纖夫一步一步的拉拽,他們數十人甚至上百人沿岸邊排成一列,赤裸著身體,彎著腰,腳蹬石窩,手抓凸石,在陣陣吆喝中緩慢挪動。纖夫用他們的生存方式維系瞭航運的安全。川江號子已成為過去,但纖夫的身影已與烏江纖槽融合凝固成永恒,他們血淚和汗水也穿越瞭千年的歷史長河,浸透瞭這條纖道。

              烏江的險灘同時造就瞭這裡的土傢文化。兩岸古鎮棋佈,吊腳樓眾多,這是自古因灘設鎮的結果。因為險灘是船隻停泊的關口,也是纖夫安身的所在。灘鎮的設置促進瞭商聚中轉,小鎮又因中轉而繁華。淇灘、龔灘和洪渡是這條“畫廊”中三個較大的國產a天堂在線古鎮。淇灘郎朗吉娜合約曝光在沿河上遊10公裡處,我們沒見到,洪渡古鎮在江中看得並不真切,隻有龔灘臨江而建。那隨意散落在崖壁上的木結構建築,疊簷飛角,青瓦土墻,既古樸又從容。可惜的是這片古鎮即將桑田滄海,值得保存修復的都已拆遷,五月份去時就剩一片狼藉。一條一級性感片完整的烏江畫廊被大壩剪成瞭斷斷續續的模糊片段,這是魚兒們的悲哀,又何嘗不是人類的悲哀?

              山峽文化,土傢文化和紅色文化被稱為烏江的三大文化。我不知道隨著烏江走出大山,這裡的土傢文化會不會消失,如果土傢文化消失瞭,烏江畫廊是不是便虛有其表?烏江畫廊堪稱中國畫的經典,身入畫中,可行,可望,可遊,可居,山水人傢,皆為妙品。不知烏江幾個梯級開發後,這一切是否還能存在……

              烏江情

              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烏江以她獨有的魅力影響著五十三萬德江兒女,並塑造瞭我們的熱情淳樸,她滋潤瞭大地,使大地充滿生機,她哺育瞭我們,使我們聰穎、恬淡。她不僅哺育瞭我們的身體,也滋潤著我們的精神。烏江水象征靈動和智慧,奔流不息是她的本色,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參觀烏江有兩種方式,一種是佇立於白果坨大橋之上,鳥瞰烏江。放眼望去,滿眼都是令人賞心悅目的綠色。江水是綠色,兩岸的山也是綠色,就連那清澈的天空,似乎也被大片大片的綠渲染著滲透著濃濃的綠意。

              另一種方式是坐船逆流而上。船啟動後,這種綠的感覺就顯得格外明顯。烏江水道蜿蜒曲折,別望文生義以為烏江水污,其實它清澈見底,仿佛一伸手就能觸摸到江底,越往深處,江水就愈發綠得可愛。這是一種相當純潔的綠,沒有摻雜一點瑕疵,掬起一捧仔細地嗅,仿佛還能聞到一股清新的綠的氣息。小心翼翼地伸出手來,指尖剛觸及到水面,一絲涼意便傳遍全身,繼而生出一種說不出的快意,好似剛觸及的是凝脂。船疾馳而過,激起瞭白色的浪花,頃刻間泛起漣漪,向四周蕩漾開去。平整如玉的江面,霎時間變得支離玻碎。

              山水相依,這麼美的水如果沒有山的映襯總覺得美中不足,好蘇志燮趙恩靜結婚在德江多的是山,在山的映襯下唯美優雅。

              倘若隻是單個的山麥克納利感染去世,亦是意猶未盡,好在兩岸起伏的群山層層疊疊,從眼前一直延伸到天際,沒於雲端,德江獨特的喀斯特地貌,在造化者的磨礪下,顯示著其獨有的風采。隨處可見的靈動,怪石嶙峋,絕巖多生怪柏。山也是綠的`,但是不同於江水般的綠。山的綠,層次感極強。臨江的山,是深綠,滿山鬱鬱蔥蔥的植被在其中顯賈乃亮被曝新戀情得極為蒼翠。半山腰,樹叢間,偶爾還能窺見一二個幾乎與世隔絕的山村。

              山的背後還是山,蒼翠稍淡,山連山,高大雄偉,就像湧動著的獸的背脊。再往後,也還是山,背景卻是灰蒙蒙的天幕,山尖朦朧,似乎插進瞭天幕。月亮出來瞭,暮靄像一層蟬翼般的輕紗,把山遮掩得綽綽約約。喧嘩瞭一天的山,漸漸變得靜謐,隻是奔騰歡唱的烏江水,扔不知疲倦地訴說著。

              青山,綠水連為一體,交織出一幅關於夏日的綠的寫生,仿佛就是張大千筆下的山水潑墨畫。

              夏日的太陽戀情濃烈,總是落得特別遲。這不,都六點鐘光景瞭。它才戀戀不舍地沉進瞭烏江的碧波裡。火紅的晚霞燒得江面,亮堂堂,金燦燦的,像一幅錦緞。

              縹緲潔白的雲兒悠閑地點綴著天空,蔥綠的寬闊草地展示著勃勃生機,肥美健壯的牛羊留連於這片綠意盎然之中。這些都是你別出心裁的精心打造。每一次雲消雨霽後的彩虹,每一棵崖壁上的青松,每一片雪花飛舞都是你匠心獨運。你用潺潺流水聲訴說山谷的寧幽與靜謐,你用金黃詮釋收獲,用火紅闡釋溫暖。是你在創造著一個個的奇跡。

              你流淌的不僅僅是這滿江的碧波,還有這滿江的激情,滿江的歡樂。啊,滔滔烏江水,濃濃烏江情!

              從這裡親近烏江

              總要在一些時候,找上一些理由,去感受烏江。

              陪她,守她,讀她。

              甚而脫去衣褲,孩子般地投入她的懷抱,去零距離地親近她。

              遺憾的是,同伴們皆懼水,難免孤單,但我仍獨自遊到中流。

              頭枕烏江,雙手如槳,劃過天光日影,劃過悠悠歲月。遙望著藍天白雲,遙望著“大鵬展翅”,可充分地、盡情地去享受著為自水的種種奇妙的神韻。躺在大自然的懷裡,躺在母親河的懷裡,這一刻,很想忘記身外的一切,忘記岸上的同伴,甚而忘記時間。

              我那些懼水的同伴們,怎麼能體會這種感覺呢!

              小時,我就在故鄉的馬擺河中遊著,那是北盤江的上遊,雲貴兩省交界的一個幽谷。

              後來,關於水的記憶,又蔓延到首都的京密引水渠,蔓延到洞庭湖,還在蔓延到夏威夷的海浪中。在青島、大連和深圳,我沒下海,後來已成瞭一樁樁憾事。當然,那水雖各有各的吵味,但最有感覺的,還是不外乎馬擺河和烏江。因為自己覺得,體內始終流躺著母親河的血脈。

              其實我們這上段的烏江,與紅軍長征的烏江渡、思南的烏江、重慶涪陵的烏江,還有些距離和不同。但卻是它們共同組成瞭“千裡烏江畫廊”,並成為貴州的母親河。俗話說,“飲水思源”。人們在溯源而上時,發現烏江源竟然在草海,或許準確地說,是在草海不遠的一口井,那井叫石缸洞。那年為瞭搞“烏江紀行”,我們去瞭烏江的南源和北源,因為南源,我碼下瞭紀行的第一段文字,稱其為“一口井孕育瞭一條江”。因為烏江,我們多次進入瞭她最具風韻的地段,細細地口味瞭她的歷史沉淀和風土人情。

              夜郎王枕戈待旦的方國,在烏江。

              諸葛亮祭祀七星的地方,在烏江。

              奢香夫人開通“龍場九驛”的地方,在烏江。

              王感嘆“連峰際天兮,飛鳥不通”的地方,在烏江。

              吳三桂剿水西,釀成“水西悲歌”的地方,在烏江。

              烏江是歷史之河,文化之河。同時,因紅軍突破烏江天險,成為傳奇之河、紅色之河。又因她拴系著黔西北的草海、總溪河、九洞天、織金洞、百裡杜鵑等世界一流景觀,成為神奇之河。

              在南源、北源交匯處,在化屋基——即我入水的地方,再次體驗瞭烏江的神奇與大氣。不禁又想起我們在烏江紀行結束時寫下的幾句話——

              從某些角度看,烏江奔流著的不僅是高山流水,而且是烏江人的層層思緒。

              烏江從我們的記憶之井流來,又從我們的心靈之床流過,再向我們的期盼之岸流去。它是哺育我們這片土地的一個符號,是鼓蕩自己血脈的一種感覺,同時也是既清晰又有些飄渺的一個夢。

              要讀懂黔西北,首先要讀懂烏江。

            【烏江散文】相關文章:

            1.行走烏江散文

            2.烏江魚之隨感散微信文

            3.疊題烏江亭

            4.烏江亭 杜牧

            5.烏江水霸王情散文

            6.話別烏江感謝有你散文隨筆

            7.烏江自刎小品劇本

            8.《題烏江亭》詩詞練習及答案